滚焊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滚焊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随着网络购票的兴起火车票代售点的生存空间受挤压【消息】

发布时间:2020-09-15 15:52:34 阅读: 来源:滚焊机厂家

火车票代售点领到一张离别的车票

随着网络购票的兴起,代售点的生存空间受挤压;转型还是关门,成了一道绕不开的选择题

1月24日,中南林业科技大学附近的一处火车票代售点,根据导航前来购票的市民发现该售票点已经关门。 图/实习生张云峰记者金林

随着网络购票的兴起,火车票代售点的生存空间被一点点压榨。记者探访发现,有的售票点已关门,还在的代售点也大多门店冷清,一部分代售点发展“副业”维生,如天然气缴费业务等等。

代售点该何去何从,转型坚守还是关门退市,成了一道艰难的选择题。

潇湘晨报实习记者 文鑫 长沙报道

没等到今年春运开始,长沙严女士开的火车票代售点,最终还是没能逃脱它的宿命:撤店。

这个坐落于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的代售点已存在了7年,虽然没有赶上代售点最辉煌的时候,但也一度热闹过,最火爆时一天可以卖出几百张火车票。可没几年,生意就开始走下坡路,而且是令人“绝望的下坠”,撤店前,每天只能卖10来张票,“坐在店里就是亏本”。

不单是严女士的代售点,整个代售点行业也面临最寒冷的冬天。1月24日,记者从长沙火车站获悉,火车票代售点急剧下降,目前全市只剩124家。

辉煌 春运最火爆时一天卖出几百张

严女士的火车票代售点位于林大路,因离学校近。相比这条街的热闹,严女士的代售点显得有点落寞。1月24日,这个11平米的小店里堆着杂物,墙上贴着的售票信息歪着,装修师傅正在给新店装玻璃窗。过几天,代售点的招牌也会被撤掉。“也只有我才会记得它曾经的辉煌,不过现在也没必要再提了。”严女士说。

2012年,严女士听到林科大很多学生抱怨抢票难,加上不少居民说去火车站买票麻烦,她就掏出20多万,租了个门面,向铁道部门申请开了这家代售点。“开始生意很火爆,清晨六点多一开门就有居民和学生来抢票,一天平均下来可以卖出100来张票,春运最火爆的时候一天可以卖出几百张。”严女士感叹。

忙的时候,严女士还会雇人在店里帮忙。购票的人群,不管是学生还是市民都很多,买一张票收取5元手续费,接近一半要交给铁道部门,尽管这样,每天的营业额也非常可观。

挣扎 生意惨淡,腾出一半面积开粉店

就在两三年前,严女士代售点的生意开始走下坡路,那是让人越来越绝望的下坠。

那时候网上购票开始普及,来店里买票的乘客从最初的每天100来人逐渐下滑到100人以内。

严女士介绍,抢走顾客的一开始是12306网站,但影响还不是很大,后来很多买票APP多了起来,来买票的顾客就越来越少。

两年前,严女士得知铁道学院附近一家代售点因经营不善倒闭后,越来越紧张,“我一直在想怎么补救”。

2018年,为了挽回火车票经营上的颓势,严女士展开补救计划,本不大的面积,她腾出一半,开了家羊肉粉店,但店里没有落座的地方,顾客只能在外面就餐,这让她的羊肉粉店依然生意惨淡。

去年一整年,严女士没雇任何人帮忙,早上8点开门,晚上8点半关门,一天只能卖10来张火车票,日子是清闲了,但却越来越着急。房租费、电费、网费,每天几十块钱的火车票收入完全无法支撑,一天就是坐在那里亏本。

消失 春运后还会有大批代售点关门?

2019年,严女士的代售点房东,将房租涨了1万元,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严女士决定将门面转让出去。

就在转让前夕,几位老顾客相继来到店内,有的是老人,有的是在附近上班的人,“你走了,我们在哪里买票?”他们向严女士表达了不舍,也是对严女士的道别。

“他们只是一小部分人,在我这儿买票、取票是方便,但也阻止不了发展的趋势啊。”严女士笑着说。

几天前,严女士撤了店,所有设备都交给了铁道部门,开始向其他餐饮行业转型。

“以前我们这个行业,是给火车站售票分担压力,现在长沙代售点越来越少,就要被淘汰了。”严女士认为,春运后还会有大批代售点关门。

走访 5家代售点2家已撤店

“有到河南郑州的火车票吗。”“没有了。”长沙街头一家火车票售卖点每天都要面临类似尴尬的局面。不仅这一家,受网络售票影响,长沙火车票售卖点都出现经营不善的情况,有的售票点已关门,还在的代售点也大多门店冷清,一部分代售点发展“副业”维生,如天然气缴费业务。

1月23日,潇湘晨报记者对长沙城区5家火车票售卖点进行探访。

位于雨花区新雨路上的火车票售卖点,是一家开了上十年的老店,“不知不觉就搬走了。”隔壁面馆老板说。

记者看到,这家售卖点旧址如今成了一家饮品店。饮品店老板介绍,售卖点是去年3月搬走的,原因是经营不善。

雨花区朝晖路上的火车票售卖点还“活着”,而这家售卖点不仅卖火车票,还可以充值天然气、公交卡,这是该代售点维持下去的因素之一。

代售点售票员黄先生在这个代售点待了不到一年,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,每天只卖20多张票,半个小时都没人进店买票。一位市民走进店里,询问黄先生可否取票,黄先生点了点头,将票生成好,给了这位市民。

芙蓉区马王堆中路也有一家辉辉火车票代售点,坐落于“蔚蓝天空大厦”一楼大厅,楼上不仅有餐厅还有酒店,按理说客源应该不少,但记者赶到时看到,窗口的售票员披着被单,躺在靠椅上睡着了。

而离辉辉火车票售卖点1公里外,嘉雨路上的嘉雨火车票代售点也出现类似情况。从窗口看老板并不在,而是在门后的厨房做着饭,市民张先生和妻子来到窗口前,老板才不慌不忙过来。张先生是要取票,“在网上买票方便得多,速度又快,但在火车站取票太挤,才选择在代售点取票,5元的手续费不在乎”。

该代售点老板则告诉记者,每天也就卖出10来张票,甚至更少。

疯狂原始人破解版无限玉贝

天外飞仙(御剑传说)

圣天使战歌破解版